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爷爷闭目养,我问:“爷爷,意的吧?”

“既然还是要这样,为什么来要得惊地的,让们为你们心呢?”爷爷虽然责备,显的气的意味。

来是因为没遇见,现遇见了,以想像豪那样回到父。而且送我的念头,以……”我旁边的拚命朝他:“是吧?。”

点点头说:“的确是这样的。谢您为我照顾了那么,我的父,很早就去世了。如果您不介意,我就认您吧,这样还是一。”

来之前,最害怕的事就是爷爷不肯把我还给他,那么年了,已经是正的了。来这么一个意,认了父不就以了吗?怪不得以经营那么的公,还的是头脑的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