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林秦急急忙忙赶回,瞧见站着四五,其一个穿着牌休闲个金边眼睛,他许斌。

另一个是医,林秦见过,村唯一的医罗桥,年纪稍,只是为些固执。

林秦前就问:“罗叔,我爷爷他怎么样?”

罗桥奈的说:“秦啊,你爷爷依着来克病,我早说过这不是事。”

“眼病犯了。你爷爷年纪又,这病得医院治疗。”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